图片

下关的风,吹过上关的花,

吹散苍山的云,刚好在路上相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01

这个春夏交替之际,彩云之南,格外安静。

听得见风,望得见雪。

风,是穿过山拂过水而来的风;雪,是日出消融涯上落白的雪。

图片

图片

清晨,雾气朦朦,四下一片寂寂。

油菜花,遥遥地望着苍山,望着村落。

木质的院门被风轻轻叩响,偶尔传来了几声鸡鸣鸟叫。

映着洱海的水,蘸着苍山的雪,淡蓝色的天,拨开了云雾。

图片
图片

踏着一缕晨光,沿着洱海蜿蜿蜒蜒;

经过临水的村落树林,微风夹着淡淡的水汽飘来,

花海里,偶尔有骑马的少年,踏过喜洲沧桑的石板路。

灰墙青瓦的宅院,家家墙头繁花似锦。

图片
图片

路过周城,窄窄的小巷里,时光追追赶赶。

靛蓝色,被时光晕染、风干,在白族人的院落里晾晒,不知多少个岁月。

一尺布,一卷线,缝进了墨色的苍山和青色的洱海。

图片

图片

推开窗,置身漂在泸沽湖上,

像是做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梦。

光影轻轻颤动,像是时光的浆,搅动着,把猪槽船一圈一圈地推得更远。

抬头看天边的云,卷了又舒,伸伸手就能触摸到柔软的风。

图片
图片

白沙古镇,手捧咖啡坐在天台上,一望远处是玉龙雪山

当人流拥挤在大研古城的四方街上的时候
当千篇一律的客栈布满束河古镇的街头
白沙,像一个古老而遗世独立的隐者
保留了纳西文明的古老烟火
图片图片

普者黑,那一片十里桃林,绕着山、绕着水。

炊烟与晨雾、石山与桃林,似是一封寄予山水的漫漫长信,长到要用三生三世才能念完。

图片
图片

静静地听,慢慢地走,

去吹吹下关的风,看看上关的花,

观观沧山的海,赏赏洱海的月。

在云南的日子,就像在心里种太阳,忽地一下,整个心都亮堂了。

图片
图片

02

云之南,无数人心里七彩的梦。

一朵朵飘浮在天上的云,一片片游荡人间的海;

像是一团绵软的棉花糖,弥补着心里空着的那处地方。

云南,让人无论何时,都想去看一看啊。

图片

昆明的街头,

蓝花楹像是柔软的风铃,随风摆动,每一下,都把浪漫撞进心里。

图片图片

图片

大理古城,

熙熙攘攘的都是鲜花和长裙,路边摊头现烤的鲜花饼,咬一口都是“夏天”的味道。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记得,建水的小火车,

哐哧哐哧地,驶过一座又一座村庄,像是从记忆里扯出的胶片,放映了百年的云南。

图片图片

夏凉,湖也青,

洱海透心的蓝,

风,时而在耳边低语,时而打在湖上,像碎了的琉璃;就这样,和一场风旅行。

图片

沙溪古镇

骑着马踩过湿地、穿过古桥,坐在草地吃上一顿马帮饭,听听那些年代的故事。

图片

图片

泸沽湖

雾气、光影流转、幽微的浪,摩梭人的歌声和船桨一起摇摇晃晃,和时光打了场水仗。

图片

吊脚竹楼,

拍拍鼓,跺跺脚,象脚鼓舞带来了一群欢乐的人儿。

图片

图片

秋瑟瑟,叶也黄,

腾冲银杏树下,

灿黄的叶子垒起小小山包,风起,零零落落的叶,似一场银杏雨。

图片
图片

热海温泉,

烟雾缭绕的山水间,处处都是热气腾腾,傍晚在温泉酒店里泡一泡,整个人都酥软了。

图片

图片

冬晴,候鸟归,

无量山的冬樱开了,

好像绯红的云霞,漂浮在山野、茶园,站在樱花树下,连鼻尖都是香气。

图片

图片

元阳梯田灌水了,

一面光做的镜子,落着山落着云,风一动,天上的云和地上的云就一起动起来。

图片

云南,是无数人心头的白月光,是想逃去的远方,

似乎只有这片土地的山山水水,才能安放一颗孤独的心,

似乎只有这里的四季,才最能抚慰人心。

只要静静地听,慢慢地走,

就能让心扎根,再也不回俗世。

图片
图片

03

春,有十里桃花漾荡;冬,有簌簌早樱吹落。

云南,或许是很多人心中的第一个远方,

是无数人想一去再去的远方。

这些年,我们看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春夏秋冬,才发觉:

云南,好像怎么都去不够。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